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中国军情 > > 卢智燊吁观众:警惕慾望 勿忘初衷>>正文
2020-09-27 11:27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卢智燊吁观众:警惕慾望 勿忘初衷

[提要]中英剧团将上演《科学怪人 ‧ 重生》,将玛丽.雪莱 (Mary Shelley)的经典作品《科学怪人》再次搬上舞台。中英剧团提供剧团将上演《科学怪人 ‧ 重生....
  
  中英剧团将上演《科学怪人 ‧ 重生》,将玛丽.雪莱 (Mary Shelley)的经典作品《科学怪人》再次搬上舞台。中英剧团提供剧团将上演《科学怪人 ‧ 重生》,将玛丽.雪莱 (Mary Shelley)的经典作品《科学怪人》再次搬上舞台。中英剧团提供
  十年后再改编《科学怪人》
  慾望,与生俱来,根植在我们体内。随着我们成长,它亦日益膨胀。要是任由慾望展开,它不但会慢慢塑造我们生命的轨迹,甚至会支配生活的步伐,最终吞噬一个人的良知。
  科幻小说《科学怪人》故事透过科学家与怪人之间的种种联繫,揭开人类由慾望与贪婪延伸出的阴暗面。中英剧团再次将这经典搬上舞台,在《科学怪人.重生》中,导演卢智燊提醒观众,即使世界在变,但人性从未变化。
  文、摄:香港文汇报记者 陈苡楠
  十年后的蜕变与重生
  香港第三波疫情稍为缓和,表演场地再次开放以后,中英剧团马上为观众呈献由卢智燊执导、改编自经典科幻小说《科学怪人》的话剧《科学怪人.重生》。该剧描述主角维特·法兰肯士坦作为一个科学家,经历丧亲之痛以后,决心征服科学的不可能,用理论与知识,拼凑出一个怪人,可是怪人却因此成了维特的副产品。作为怪人创造者的维特,不但没有好好善待怪人,却令他遭世人唾弃,变得面目狰狞。怪人从求生存到开始拥有心灵上的需求,渴望被关爱和理解的慾望始终无法被满足,只好对维特进行反抗与报复。剧目经过多次重演,一再与观众探讨人性之中的慾望与贪婪怎样毫无徵兆地破坏人类的生活秩序,窥探繁华盛世背后人们内心黑暗的世界。
  早于2010年,中英剧团就曾与香港演艺学院合作上演《科学怪人》,该作亦是卢智燊当时导演硕士的毕业作。十年过后,他坦言《科学怪人.重生》仍然是同一个故事脉络、为大众所熟悉的经典,但这次却顺带记下了他十年之间,无论是自身还是社会,所经历的改变与成长,因此在传递故事信息的方向和呈现的手法上,与《科学怪人》存在了一定的差异。「我们重新编写故事,台词、人物关係会变得更精练;布景和表演风格更是截然不同。」除此以外,同样是聚焦在人的傲慢造成对大自然的祸害,过去卢智燊更多去讨论人类挑战神或者整个大环境的结果,而这次他就集中去探讨人性,探讨自大、贪婪如何对其他人造成伤害。「『重生』不单单是重演,而是在这个世代再次呈现经典,要令观众有新的体会。」卢智燊说。
  切勿让贪婪牵引前路
  提到慾望与贪婪,卢智燊举例故事里面的维特跟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一样,开始的时候都有自己宏大的理想与梦想,希望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并没有想到要做任何坏事或者伤害别人的事情。然而,他认为潜藏于人内心的野兽和怪物就是贪婪,当一个人得到越多、离目标越来越近的时候,更多的慾望就会同时出现,蚕食一个人的良知,让人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就好像维特因为得到了权力和知识,于是得寸进尺,最终希望操控人的生死大权。「故事中提到的是权力,生活中的人所追求的可能是钱、势力或者其他东西,但终究都是在巩固自己的利益。」卢智燊先从故事中维特正面、积极的态度开始,逐渐呈现他步向摧毁的方向。
  卢智燊从故事中观察到,慾望总是慢慢侵蚀一个人,甚至让人无法意识到自己已经「过了界」。而这次焕然一新的《科学怪人.重生》对于卢智燊而言,最大的困难是如何将一个宏大的经典故事搬到舞台上,精闢地体现一个人从正面到邪恶的旅途,并且给观众剖析与展现。卢智燊忆述其中一幕怪人出现,他与其他角色拥有同样的视点,一路寻找自己的意愿与方向。可是,卢智燊形容当时的怪人实际上只是一个婴儿,需要学习走路,也不懂说话,但是到了结局他却杀了维特的妻子。从婴儿一般单纯的怪人,最后成了一个邪恶且狠心的生物,卢智燊认为这个过程无疑给了他一个较大的挑战。「整本小说有多个章节,而在舞台上的时间不多,每个角色大概只能用一个小时交代。」儘管有不同的限制,卢智燊还是期望观众能够感受到角色之间的张力。另外,他亦提到故事中维特与教授同是科学家,在生死面前,维特需要面对道德的两难局面:是要将药给教授,还是取去他新鲜的脑袋呢?「挑战道德底线,就是要面对人性的邪恶。」卢智燊盼观众能够反思在面对同样的心理关口的时候,切忌被贪婪与慾望说服自己继续走歪路。
  超现实的布景设计
  有别于过去现实主义手法上演的《科学怪人》,《科学怪人.重生》利用超现实、虚幻的一种表达,带来了迥然不同的视觉、听觉以及观感体验。舞台设计上,其中一条代表生命源泉的隧道,犹如主人翁生命的路途,从台口延伸到最后,为舞台设计带来挑战。另外,其中一幕展示有沙的布景,不但给观众带来视觉震撼,最重要的是传递出死亡与侵蚀的象徵意义。至于多媒体设计,一般的影像投射,会直接将影像、物件打到屏幕上,而这次则加入了更多的元素。
  卢智燊举例,其中一场提到船长要到北极探险,遇上了暴风,呈现给观众的并不是普通的海浪,而是团队利用菲林呈现出海浪负面的色彩,然后海浪会幻化成烟。「这种表现手法的优点是,我们既是在讲冒险和衝浪,也在展露追梦的人面对的恐惧与挫折。」卢智燊认为戏剧有趣的地方,是它不是单单在叙述一个故事,而是能通过表达的手法,扩阔观众的想像。他同时提到团队对音响效果的执着,其中一幕的雷声实际上经过处理,让它更阴沉、暗淡,声音不但表达了天气,也在描述一个人心里的沉鬱与撞击。「超现实主义就是希望给观众有多一点的空间感受、体验与想像。」卢智燊说。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9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