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中国军情 > > 书写凡俗日子 展现历史变迁>>正文
2019-09-07 10:11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书写凡俗日子 展现历史变迁

[提要]在大多数「80后」作家沉浸在创作玄幻仙术或搭建爱情故事的时候,39岁的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南飞雁却从自己「铁饭碗」的工作经历中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与语言,从去....
  
  在大多数「80后」作家沉浸在创作玄幻仙术或搭建爱情故事的时候,39岁的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南飞雁却从自己「铁饭碗」的工作经历中找到了自己的表达方式与语言,从去年入围首届南丁文学奖的小说集《天蝎》,到今年为新中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礼的长篇小说《省府前街》,南飞雁不需要仰望天空,而是俯身凡俗日子,将官场、氏族的微妙形态立体地展现出来。 文:香港文汇报记者 刘蕊 河南报道
  南飞雁是当红的「80后」实力作家,作品曾获中宣部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中国电影华表奖、杜甫文学奖等。他从2002年毕业开始,一手公文一手文学。公文材料无数,差不多有一套《金瓶梅》,写得也愈来愈好,但南飞雁却感到即将被文学彻底抛弃,「看同龄作家的作品都在咖啡馆、画廊,可我对这些并不熟悉。」南飞雁不知道自己该写些什麽,直到他在翻看最喜爱的世情小说《金瓶梅》中西门庆与王婆的一段对话时,他才顿悟。「西门庆有他的生药舖,天生天化有砒霜,我有我的『七厅八处』,天生天化有生活。」南飞雁说,开生药舖的老闆当然不止一个,善于使用砒霜的却只有西门庆一人。在这个意义上,我愿意学习西门庆,以砒霜谋爱,在如何用好砒霜的手艺上多下功夫。
  于是就有了书写某省「七厅八处」一地鸡毛凡俗日子的《天蝎》中短篇小说集,也有了他「养」了十年时间的长篇小说《省府前街》。
  《省府前街》重点讲述了女主人公沉奕雯——一个出身旧官僚家庭、刁蛮任性的大小姐在经过家国剧变之后,最终成长为一名新中国建设者的曲折历程。在新中国七十华诞即将到来之际,以表现这段历史及新中国七十年成就为主题的作品很多,其中多数会以正面书写重大历史事件的方式来完成。而《省府前街》则将关注的重点放在当时人们的世俗生活中,通过对日常生活的书写,表达对新中国成立的讴歌和讚美,可谓构思精巧。
  谈到《省府前街》的创作意义,南飞雁说,《省府前街》就像一把盐,写七十年前新中国成立的汗牛充栋的文学作品就像一缸水,这把盐撒进水裡,盐自然是找不到了,但我所有努力的些许意义,便是水中或许已经加了一些味道。
  虚构的终极目的是真实可信
  南飞雁自带「佛气」,浓眉大眼、魁梧高大。记者与之聊天,有着钗h「80后」的「共同话题」,比如已经熬不起夜,需要早睡以争取早起几个小时的「安静时间」,比如孩子的一个电话便能轻易打断极有仪式感的写作,虽同样也是在电脑上忙活一通,却是为了给孩子做个教师节的PPT,比如会跟父母一代产生育儿分歧、健康理念分歧......「烦扰后有欢愉、落魄中有坚守、彷徨间有从容、冷眼裡有悲悯,这就是我们熟悉却未能明言的凡俗日子。」如南飞雁所说,大家不过是丛林裡的众生,男男女女,一眼狼藉,情深如海,鸡毛蒜皮。
  南飞雁却将这种凡俗日子言明,并写出了时代感。他在《省府前街》的后记中这样写道:「在这个悠长的过程中(省府前街的创作过程),我先做了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在我的脑海中,建上一座城。准确地说,一座1938年到1954年的开封城。」
  建这座城并不容易,在动笔之前,他得一砖一瓦把开封城搭建在脑海裡,城裡有几座戏院,戏单怎麽写,海报怎麽画;哪条街上有哪个衙门机关,机关裡有哪些科室部门;城裡各色人等聚会,一般喝什麽酒,拿什麽下酒,聊什麽话题;太太小姐们在哪个舖子做衣服,从哪个洋行买化妆品,打麻将有什麽规矩;青年们追什麽电影明星,看什麽流行杂志,读什麽国内外小说......这些都需要去一一还原。
  「小说是最吃细节的文体。情节好编,细节难凑。细节就是一砖一瓦,就是支撑历史本来的市井烟火,就是充满褶皱的、毛茸茸的生活。为了让小说的细节禁得起推敲,我像是个强迫症患者,经常看千辛万苦淘到的老开封地图、隔三岔五去开封用脚步丈量这片土地。」
  在南飞雁看来,小说虽是虚构的,但虚构的终极目的是真实、可信,因此,在长达几年的时间裡,他变成了一个考据癖成瘾的人,他如同考古学家一般把从史料上、实际生活中挖掘出来的文化符号,堆放在了自己的书桌前,然后再用自己对文字的敏感以及对叙述的把握,把这些文化符号赋予笔下的人物。
  生活按部就班 探索「世态人情」
  南飞雁对自己的创作要求很高,他的作品虽然不多,但篇篇精品,诙谐生动的故事裡充满了超出年龄的老练。他不断去探索世俗生活中难以呈现的角落,描画人性、人生的不同侧面。
  《省府前街》以庞大的体量,表现了几十个主次人物,其中既有国民党军政官员,又有底层百姓,更有充满青春朝气的革命者。中国作协网络文学中心主任、河南省文学院院长何弘指出,小说尤其通过对革命者群像的书写,对比书中国民党官僚的腐败,表现出新中国诞生的历史必然,体现了作者正确的大历史观。
  值得注意的是,《省府前街》还构筑了一个非常庞大的官僚体系。这也是南飞雁所擅长的。南飞雁对记者说,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领域,鲁迅有鲁镇,莫言有高密,梁鸿有梁庄,而他则有自己的「七厅八处」,从工作后就进入到体制内,端着「铁饭碗」的南飞雁对于职场有着非常深刻的理解。
  不需要仰望星空,南飞雁俯身就能够将官场的微妙形态立体地展现出来,官场的工作经历让南飞雁对于领导和被领导、职场的升迁、派系的斗争,利益的纠葛把握得恰如其分。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