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奇闻怪事 > > 对民国大师进行一次史诗般的盘点>>正文
2019-08-12 11:47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对民国大师进行一次史诗般的盘点

[提要]著名编辑家、作家汪兆骞先生的《民国清流》图书已出版七卷,三个月前,这七卷本得以集结出版了精装本,这是近年来民国题材写作的一份沉甸甸的收穫,尤其是汪先生....
  
  著名编辑家、作家汪兆骞先生的《民国清流》图书已出版七卷,三个月前,这七卷本得以集结出版了精装本,这是近年来民国题材写作的一份沉甸甸的收穫,尤其是汪先生以编年体的纪实手法进行写作,让读者在阅读时更具现场感,同时对民国文化以及当年的文学大师们,亦会产生更为亲切与亲近的了解。
  六月底,我与汪先生前往苏州参加江苏书展,路上阅读的便是这一套《民国清流》,三天相处的茶馀饭后,谈论的也是这套书以及与民国相关的话题。汪先生喜欢谈鲁迅,在书中以及聊天时,涉及鲁迅的篇幅颇多,通过他的还原,我脑海裡浮现出一位面孔略显陌生,但从性情方面去理解却显得更为真实而熟悉的鲁迅。
  我曾写过一篇名为《想与鲁迅喝一杯酒》的文章,试图寻找鲁迅内心柔软甚至脆弱的一面,在这一点上,与《民国清流》中对鲁迅的刻画是不约而同的,在汪兆骞先生看来,鲁迅不必是那位整天板着脸教训人的、被符号化的偶像,他的权威有相当多一部分是通过文章之外的因素建立起来的,还鲁迅以真实,就是还民国时代文人群体以真实。
  通过阅读《民国清流》,发现民国知识分子的身上,体现更多的气质是优雅、坦诚、淡定,还有诗意。原来民国的知识分子的最大底色,竟然不是痛苦,以前一直认为,是痛苦与愤怒「喂养」了民国文人的无畏争斗精神与家国情怀,现在看来,这是一种想当然。在那样一个民族与国家处在重要转折点的时刻,民国文人一方面继承了传统文化的精髓,另一方面又接受着西方思潮的衝击,他们内心洋溢追求自由所带来的澎湃情绪,虽然也会为同仁的被捕或遇难而悲伤,但在急速行进的时代巨轮下,他们没有太多时间痛苦,而是要把生命的光芒完全绽放出来。
  痛苦是诞生经典文学的必然条件,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卡夫卡、加缪......数不胜数的作家都是以痛苦为底色写出了传世的佳作,而在民国文人那裡,胡适的宽容与沉稳,沉从文的唯美与精緻,郁达夫的阴鬱与伤感,张爱玲的市井意识与张恨水的传奇笔法,似乎都与痛苦没有太多的联繫。一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刘心武、卢新华、冯骥才等人的「伤痕文学」,王蒙、高晓声、张贤亮、路遥等人的「反思文学」,才呈现出清晰的「痛苦」基调。
  哪怕到后来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文学「黄金时代」,在对中文之美的把握上,也无法与民国时期的具有代表性的文学作品相比。胡适所发起的五四白话文写作,不但给中国思想文化带来了极大的变革,在文学上所取得的成就,可以用「一开始就风华正茂」来形容。汪兆骞先生在书中这样写道,「他们骨子裡透着的优雅,他们的真性情、真人格支持的胆与识,滋养着我们的灵魂」,可谓一语中的。近年来,沉从文、萧红、周作人、郁达夫等作家的作品悄然畅销,虽然在书名与包装上有过度营销之嫌,但民国文学作品的文学含金量,对现代人浮躁心灵的安慰功能,还是穿透了时间的考验。
  民国文人的作品与生活,这些年之所以得到广泛的关注,是因为人们隐约感觉到了知识分子群体的断层与消失,不仅当下难寻「大儒」,甚至连具备完整思想体系、独立品格、学识渊博的知识明星也极少了。在与汪兆骞先生讨论时,说到60后这一代人身上还有中国传统文人以及民国文人身上「士」的气质,从70后这一代开始,受流行文化的影响以及互联网的衝击,已经很难从这代人身上看到文化传统与知识格局的影响和力量感了。80后、90后的「故乡」在互联网上,他们的文学是「互联网文学」,再往后的青少年,又面临着大数据与信息流的全面覆盖,未来的文学会变得数字化、虚拟化,思想与观点失去了最佳承载体,流失的速度自然会更加地快。
  正是在这样的趋势背景下,如果寻找一个适合缅怀文人生活、知识分子影响力与文学之美的时代,民国时期是距离最近也是最佳的一个选择了,《民国清流》系列著作,便为读者提供了这样一个进入民国的「入口」,从大师们的争相出现,到他们的中兴、辉煌与涅槃,《民国清流》进行了一次史诗般的盘点,这套书正如著名作家张抗抗所评价的那样,「民国就像一艘沉没的豪华巨轮,上面有无数宝藏值得我们挖掘。汪先生的这套民国系列就在为我们打捞这些宝藏。」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