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环球军事 > > >>正文
1970-01-01 08:00 来源: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提要]....
  
  东非地区自去年底开始,发生超过30年来最严重的蝗灾,区内粮食供应大受威胁,部分蝗群甚至越洋飞到南亚的印度及巴基斯坦。专家指出,今次蝗灾之所以出现,全因印度洋在地球暖化影响下,更频繁地出现气旋,于过去两年间在阿拉伯半岛及东非地区带来暴雨,为沙漠蝗虫创造完美的繁殖环境。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加剧,未来这类大型蝗灾恐会愈来愈常见。
  在2018年,印度洋近索马里外海的海域先后出现两股气旋,为阿拉伯半岛南部的沙漠地区带来暴雨。其中气旋「梅库努」于5月掠过阿拉伯半岛的鲁卜哈利沙漠,令沙丘之间形成季节湖,使首波沙漠蝗虫成群,同年10月的气旋「鲁班」则在阿拉伯海集结并向西移动,于同一地区降下暴雨,令蝗虫数目再次急速增长。
  联合国粮农组织高级蝗虫预测官员克雷斯曼估计,单是2018年6月至2019年3月间,阿拉伯半岛的蝗虫起码繁殖了3个世代,以沙漠蝗虫数量每个世代增加20倍计算,短短9个月间蝗虫数量便增加了8,000倍。
  6月前或繁殖多两代
  数量暴增后的蝗虫群从2019年夏季开始向四方八面迁徙,其中北上的一群因为遭遇沙特阿拉伯、埃及与伊朗等较发达国家的灭虫行动,未有构成太大威胁,但南下的一群则因也门及东非国家缺乏资源防控,结果成功越过红海,并在埃塞俄比亚及索马里一带落地生根。祸不单行的是,从去年10月开始,东非广泛地区录得异常降雨,加上12月气旋「帕万」直接吹袭东非,引发另一次蝗虫大繁殖。
  蝗虫数量愈来愈多,去年12月开始蔓延至肯尼亚,并极速从北向南席捲全国,成为当地70年来最严重的蝗灾。从2月初开始,蝗虫更开始抵达更南面的乌干达及坦桑尼亚,埃塞俄比亚北面的吉布提和厄立特里亚亦开始出现蝗踪。这批蝗群极度密集,每平方公里数量可达1.5亿隻,即使是小型虫群,每天吃掉的粮食也足以供3.5万人食用。克雷斯曼警告,蝗虫在6月前可能再繁殖多两个世代,令数量增加400倍。
  异常现象同导致澳大旱
  专家指出,2018年出现的两股气旋都属于不寻常气候现象。印度洋出现气旋与否,与气候振盪现象「印度洋偶极」有关,当这现象处于正偶极时,印度洋东侧会变得乾燥,西侧则会变暖,并为东非地区带来大雨。澳洲气候科学家蔡文举指出,「印度洋偶极」在2018年整个秋季都处于正偶极,之后一度变成负偶极(印度洋东侧变暖),但到2019年秋季又变成正偶极,而且是1870年以来第二强劲的一次,结果出现东非大雨、澳洲极旱的情况。
  蔡文举的研究团队早在2014年已发表论文,指出在碳排放最严重情况下,极端印度洋正偶极出现次数可在本世纪末增加近3倍。2018年的跟进研究更发现,只要全球气温上升摄氏1.5度,极端印度洋正偶极次数亦会倍增。蔡文举表示,目前已有证据显示「印度洋偶极」整体趋向正偶极。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全球蝗虫倡议研究协调员奥普森指出,在气候变化趋势下,蝗祸爆发将变得更频密和严重,而蝗虫非常懂得适应环境,且善用在极端大雨现象下迅速繁殖。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

猜你喜欢

今日看点

图说热点

军事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