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环球军事 > > 「新民谣」这件事--《Tri家仔》与响朵音乐节2019>>正文
2019-08-03 15:52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新民谣」这件事--《Tri家仔》与响朵音乐节2019

[提要]暑假间举行的大馆剧场季,发表了有趣的《Tri家仔》。《Tri家仔》通过富有香港特色的语言与不同的旋律,谱写、唱出香港混杂的语言状态与文化氛围,乃至身份认同。....
  
  暑假间举行的大馆剧场季,发表了有趣的《Tri家仔》。《Tri家仔》通过富有香港特色的语言与不同的旋律,谱写、唱出香港混杂的语言状态与文化氛围,乃至身份认同。这也令人想起,六月的响朵音乐节2019邀请亚洲地区Band Sound同台献技,带来视听之娱,同时展现自身文化的侧影。
  《Tri家仔》由两位「浸过咸水」的音乐人/歌者卢宜均、刘荣丰同台较量。由自我介绍开始,出生成长于殖民地时代的香港,放洋留学后(时值回归后)回港发展音乐事业。不论幕前幕后的工作、日常生活,都令他们深深感到做精通中英双语的「Bi家仔」(bilingual),远远不够应付,必须进化到灵活使用两文三语的「Tri家仔」(trilingual)。因此卢宜均、刘荣丰联同旗手伍宇烈打造歌舞剧(cabaret)的唱作小品形式,探讨我们处身其中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世界。
  卢宜均、刘荣丰都有着「鬼鬼地」的语言习惯和精神面貌。演出由他们与现场乐手閒聊开始,卢笑言老家在Aberdeen,暗暗误导听者她来自苏格兰,实情在香港仔长大。这种「假洋鬼子」的游移身份,恰恰便是整整几代香港人的缩影。卢刘先后演出在星巴克买咖啡、在老兰泡酒吧的片段,港式发音本土得来又有点好笑,但我们都不大介意这种「假假地」,反正混杂不纯才是香港族群的沟通方法。
  《Tri家仔》并没有把香港人身份讲得多与众不同,而是跟很多世上人来人往的国际城市一样,有驳杂的生活方式,就像新加坡、纽约。香港表面西化但又相当传统,在语言上创造新词的速度连香港人自己都差点追不上,听到《Tri家仔》唸白中的时事语彙,自然会心微笑。刘荣丰进一步示范基吧中沟仔问候语令人叹为观止之馀,原来所谓的self-identity,完全可以观乎所处身的族群和positioning去选择。《Tri家仔》的创作班底亦相当港式。有音乐剧填词家岑伟宗、后九七词人林宝、作曲家高世章、伍维烈修士,不同背景造就集百家之大成创作《Tri家仔》的曲词。那种鬼马的音乐风格与「三及第」的口语书面语混合的歌词文字,堪为香港「新民谣」,盛载庶民生活点滴及其所思所想。
  至于「新民谣」这个概念,在大中华世界以中国独立音乐发展迅速,各种音乐类型如摇滚、电子、嘻哈皆独树一帜,不论在编曲、歌词、歌手风格上,中国独立民谣歌手尧十三、宋冬野、马頔、万晓利、万能青年旅店、周云蓬、朴树、小河等,每个名字都是个人音乐风格的代名词。用音乐创新抒情叙事传统的「新民谣」,在年轻族群市场大放异彩。「响朵音乐节2019」于6 月7 、8 日,一连两天在九龙湾国际展贸中心Music Zone举行,分四个场次,共16队亚洲及本地音乐单位参与演出。包括泰国temp、韩国另类电子摇滚乐队LudiSTELO、roots-music 乐团,还有台湾的邱比、老王乐队,中国内地的STLOEN、惘闻、周云蓬和宋冬野。
  「新民谣」甚至未必是潮语、外来语与独立音乐的混合表达。周云蓬《杜甫三章》便由《赠衞八处士》、《闻官收河南河北》、《登高》三首唐诗组成,配合唢呐等传统乐器,营造出古雅又鉴古知今的新世纪「新民谣」效果。观乎周云蓬中文系的背景,及发表过的专辑《四月旧州》、杂文集《绿皮火车》和诗集《午夜起来听寂静》,周氏「新民谣」深厚文化根底合乎人物性格和气质,「新民谣」也不完全是「采风」式民间蒐集,而是就着个人文化位置造就的文化产物。同场压轴的宋冬野近年有大热之作《郭源潮》和《佛祖一号线》,前者抒情沉鬱后者调侃现实,更有趣的是宋胖子第一张唱片,原是古意十足的《雪泥鸿爪》。「雪泥鸿爪」出自苏轼《和子由渑池怀旧》,宋冬野也唱出「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这种穿越的时代感喟,自然呼应了后来《董小姐》所唱道「爱上一匹野马,可我的家裡没有草原」的无力感。有人说宋冬野的音乐充满着人间烟火气,如果从「新民谣」的特点看来,现代人的生活气息、文化底蕴,在在都是「新民谣」的题材,「新民谣」也不断盛载新时代的混杂身份和孤独。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