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国内新闻 > > 闻天祥论影评价值:带出创作脉络 带出议题>>正文
2019-08-02 12:37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闻天祥论影评价值:带出创作脉络 带出议题

[提要]16岁那年,闻天祥公开发表了第一篇影评,写的是吴宇森的《英雄本色》。由杂志写到报纸的影视版,再到成为圈内资深影评人,闻天祥总是说自己很幸运,能在台湾影评....
  
  16岁那年,闻天祥公开发表了第一篇影评,写的是吴宇森的《英雄本色》。由杂志写到报纸的影视版,再到成为圈内资深影评人,闻天祥总是说自己很幸运,能在台湾影评的黄金时代执起笔杆写作。早前,闻天祥出席由香港艺术中心主办的「新浪潮.新海岸:康城导演双周50遇见香港电影」的工作坊,并接受香港文汇报专访,谈到写影评的经历,也谈到对台湾电影的看法。文:朱慧恩
  记:记者 闻:闻天祥
  记:你今次来港教影评写作,能分享下写影评的心得吗?
  闻:可以分门别类,例如今天(出席工作坊当天)我会先讲「类型」。「类型」是有规则和公式的,我们会低估类型,我要先证明类型是有难度的,要做得好,难度很高。但类型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例如你看到王家卫的《东邪西毒》、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你就会发现「类型」不见得能解答所有问题,你必须要挖掘导演特色和风格。我觉得要观察电影的场面调度,这些你都看到了,你就知道属于这个人的规则和特色在哪。当然,这一切源头都必须是非常热爱电影。
  但我的经验不是这样按部就班,我会把它当成礼物,如果今天我能碰到一个让我产生疑问或震撼我的电影,我就会很兴奋,就会去查这电影有什麽讨论,所以多阅读影评也是收穫,好像在做一场安静的辩论。观点不一样,就会产生几种效果,有时看完会发觉我才是对的,或者刚好相反,这是读人家文章的收穫。对我来说最快速的学习方式是看电影,然后阅读影评,不照单全收,而是跟这影评做辩论,你就会成长。
  记:你觉得影评的价值在哪?
  闻:影评可以分很多功能,最简单的就是服务性。服务性的影评有点像指南,可以让观众快速看到一部电影值几颗星星或几分。但如果影评写得够好,你能带给观众的就不止是一个资讯或消费指南,而是更深入的知识,也是情感交流。也可以带给观众更多地理解这部电影在这个类型裡面,或创作者的创作脉络中,某个国家或民族的电影所带出的东西是什麽,甚至可以借此把议题带出来。当然,它必须是有价值的文字。
  对我来讲,影评还是文学,它跟电影好坏没有关係,主要还是看你的文字是什麽。更进一层,当读者习惯阅读一个人的影评时,他已经不是因为一部电影,而是因为作者风格,或是因为他看事物的角度或方法,电影反而只是一个媒介。
  记:对你来说,写影评有什麽收穫?
  闻:在30多年以前,我没有想过写影评也可以是一个职业,我是台湾极少数可以以写影评为生的人。在上世纪90年代跟21世纪初,我每个月生产2万到3万字是没困难,台湾的稿费非常低,但这费用在那个年代的台湾来说,生活是可以的。那时不会有人鼓励你做行业,但我又好像可以适应一直写作这事。我在当兵时在写作,因为太苦闷了,几乎所有空閒时间都在写作,那是我写得最多的时候。那时写了很多长篇文章,所以当兵时收入特别高,我买房子全靠当兵(笑)。我是在台湾影评的黄金时代出来写作,那时写作空间很大,但现在就很难跟后辈说你可以写影评为生。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游戏网址:www.xjj6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