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国际在线 > > 潮州祭鳄鱼 行文见志气>>正文
2019-10-02 10:34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潮州祭鳄鱼 行文见志气

[提要]我们今天学习古文,有些作者名字总是耳熟能详,像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以上的八个人,我们称为唐宋八大家。他们的作品大有复....
  
  我们今天学习古文,有些作者名字总是耳熟能详,像韩愈、柳宗元、欧阳修、苏洵、苏轼、苏辙、王安石、曾巩,以上的八个人,我们称为唐宋八大家。他们的作品大有复古之风,针对当时文坛的形式主义,在文学史上留下了浓重的一笔。唐宋八大家之名始于明代,当时的文人朱右选韩、柳等人的篇章编成《八先生文集》,是唐宋八大家的雏形,到了明代中期唐顺之的《文编》又只挑选了这八家的唐宋文,至明末茅坤承二人之说,选辑了《唐宋八大家文钞》共164卷,此书流传甚广影响甚大,「唐宋八大家」之名也随之成为了文学图腾。
  我们先认识八大家之首的韩愈。韩愈,字退之,河南河阳人,又有韩昌黎、韩吏部之称,卒諡文,世称韩文公,有《昌黎先生集》传世。苏轼对他有极高的评价,称讚他:「文起八代之衰,而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大意是他的文章振兴了八代以来衰败的风气;他所宣扬的儒道,拯救了天下人士对邪说异端的沉溺;他的忠诚触犯了皇帝而令龙颜大怒;他的勇敢折服了三军的主帅。能得到苏轼的如斯点评,可见在韩愈在当时的文人心目中有很崇高的地位。至清代的林云铭编有《韩文起》一书,书名正是出自苏轼对韩愈的称誉。
  关于韩愈,还有两则较为有趣的故事流传。韩愈父母早亡,年幼时跟随哥哥韩会生活,后来哥哥离世,由嫂嫂郑氏抚养成人,与侄儿韩老成情同手足。韩老成就是韩湘的父亲,韩湘是何许人也?他便是传说八仙中的韩湘子。虽此说仍具争议,但当作文学趣闻,也颇堪玩味。
  韩愈于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因谏迎佛骨,得罪了权贵,被贬为潮州刺史,行至蓝关时,韩湘赶来同行,韩愈作《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诗云:
  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
  诗歌的首两句表露了韩愈择善固执的性格。唐宪宗好佛,韩愈于《论佛骨表》批评了唐宪宗的崇佛行为,终受到被贬之祸,但他却没有后悔,表明自己的上书是为了「除弊事」,早已把自己的生死置于度外;后几句表明自己被贬之地甚远,「马不前」表明前路茫茫,希望他日死后侄孙能前来为其安排身后事,那种一往无前的决心,让人在诗歌的字裡行间感受到文人的风骨和傲气。
  韩愈被贬到潮州之后,听说境内的恶溪中有鳄鱼为害,把附近百姓的牲口都吃光了,于是在元和十四年四月二十四日。写下《祭鳄鱼文》,劝戒鳄鱼搬迁。后来鳄鱼真的都迁走了,潮州境内永远消除了鳄鱼之患。
  这种说法当然不可信,但韩愈在文章中流露的情感却值得我们重视。
  昔先王既有天下,列山泽,罔绳擉刃,以除虫蛇恶物为民害者,驱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后王德薄,不能远有,则江汉之间,尚皆弃之以与蛮、夷、楚、越;况潮岭海之间,去京师万里哉!鳄鱼之涵淹卵育于此,亦固其所。
  此处的先王和后王的对比,是对于「后王」的批评,但若放在韩愈身处的时代背景,「后王」也可是视作是对安史之乱之后衰落的唐室之转化。
  而鳄鱼睅然不安溪潭,据处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种其子孙;与刺史亢拒,争为长雄;刺史虽驽弱,亦安肯为鳄鱼低首下心,伈伈睍睍,为民吏羞,以偷活于此邪!且承天子命以来为吏,固其势不得不与鳄鱼辨。
  此处看似是对鳄鱼的批判,其实可以看作韩愈对恶势力的对抗,他身处在外,在潮州此等荒蛮之地,如何建立自己的地位和威严呢?我们或可以看作是韩愈对当地乡绅豪强的宣战,甚或是对当时地方藩镇割据的抗议和不妥协。
  鳄鱼有知,其听刺史言......尽三日,其率丑类南徙于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终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听从其言也;不然,则是鳄鱼冥顽不灵,刺史虽有言,不闻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听其言,不徙以避之,与冥顽不灵而为民物害者,皆可杀。刺史则选材技吏民,操强弓毒矢,以与鳄鱼从事,必尽杀乃止。其无悔!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xjj678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