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锦江主页 > 国际在线 > > 漂书一换一 知识人传人>>正文
2019-03-28 11:27 来源:未知 新锦江娱乐欢迎您!点击快速进入游戏!

漂书一换一 知识人传人

[提要]漂书活动据说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欧洲,指书友把自己不再阅读的书本,加上特定的标籤后放置到公共场所,例如在书本内页写上「我是漂书」,然后放在公园的长櫈上....
  
  漂书活动据说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欧洲,指书友把自己不再阅读的书本,加上特定的标籤后放置到公共场所,例如在书本内页写上「我是漂书」,然后放在公园的长櫈上,以便其他书友取走阅读。书友在阅毕后需要按标籤指示或以各种方式再放漂书籍,令活动不断延续。漂书活动近十年在香港流行,不少社区均设有漂书站及定期举行漂书活动,吸引不少青少年参与,有利推广文化活动及社区阅读风气。
  【新闻背景】
  漂书有别于借阅,除了不用花费,亦不需要归还原主,因此不设还书日期,但参与漂书的人一般默认漂书不可私人拥有,而是需要重新放漂给他人阅读,此种模式相较在公共图书馆借阅书籍的自由度更大。现时不少公共屋邨、书店、咖啡店甚至商场,都会加设书柜让市民放置及取走漂书,吸引不少市民参与。
  除此之外,不论政府辖下机构或是非政府机构,亦十分支持漂书活动,例如青年广场及香港游乐场协会分别举行了「漂书节」及「漂书行动」,前者是短期及每年一度的漂书活动,每年均放漂过万本书籍;而后者则是机构在其辖下的青少年综合服务中心设置固定漂书点,方便青少年收集及取走书籍。
  去年8月,有团体更在美孚天桥底设立了名为「书树」的漂书架,利用社区閒置空地作短期漂书用途,市民可以在公共空间分享自己閒置的物资,做到推广阅读、社区互助及共享经济的多重成果。
  借用场地 难以永续
  1. 社区空间及资源不足
  不论是书箱还是书柜,以至在公园放下一本小书,这些物品都佔据空间,在寸金尺土的香港而言,每一寸土地也弥足珍贵,因此一般商户亦只能闢出一角放书,令书籍种类不多,造成漂书配对困难,不少偏门书籍一直搁在书架上无人问津,既佔据了空间,亦令活动的吸引力大大减低。
  除此之外,在街上摆放物品,亦可能佔有公共空间,有违法之嫌。
  西环正街的漂书箱就曾被食环署移走,原因是漂书箱属于未经许可或不遵照《路旁展示非商业宣传品管理计划实施指引》而展示的非商业宣传品。社区空间不足,加上欠缺政府协作令漂书活动难以在社区落实和普及。
  短期的漂书活动通常是借用场地,一般不会面对空间问题,但短期借用亦会造成运输及营运等财政压力,而且短期举办亦会令漂书「一去不回」,难以做到永续流传。
  2. 欠缺自律文化
  部分香港人欠缺自律文化,不少漂书柜被当成弃置书籍的地方,不论是赠阅书籍、破烂的书以至逾期杂志,均放到漂书柜内,影响漂书柜内的书籍质素。有些人更滥用漂书柜自由取走的互信方式,利用没有价值的书进行一换一,甚至直接取走有转售价值的书本,令漂书柜书本的轮转速度减慢,最终只剩下较偏门或已没有欣赏价值的书,令漂书活动难以持续。
  3. 漂书的监管与默契
  为免漂书被取走直接转售或被当废纸变卖,现时不少漂书柜均有义工负责,避免个别人士大量取走漂书。除此之外,部分漂书活动更会在接收书籍时进行筛选,并每天把收回来的书籍上架,保持漂书柜内书籍的轮转速度,亦会对书籍标上更明显的标籤,避免他人用于转售。但亦有社区渐渐达到共识,形成社区内的秩序,自行保护漂书及进行修补书箱,培养出公民意识及归属感。在漂书活动中,既看到人性的阴暗面,同时也看到人与人之间无私的付出和真诚相待之心。文章来源:新锦江娱乐:www.justoa69.com